新华社:大冬会不再唯金牌论 健康才是真正奖牌

中国代表团本届大冬会共获得5枚金牌,比上届多出两枚,名列金牌榜第四。不过代表团执行团长、中国大体协秘书长杨立国并不兴奋。他对记者说:“我们没有苛求金牌数量,一点都没把它当回事,金牌不是一种体育标准。”

根据中国教育部公布的信息,中国青少年从1985年至2010年25年期间总体体质一直处于下滑趋势。随后得益于“阳光体育”的开展普及,中小学生体质下滑趋势得到了遏止。但大学生的整体健康状况仍在持续恶化。

杨立国认为,在此严峻形势面前,再在大运会赛场上强化金牌意识,属于舍本逐末。他痛心疾首地呼吁社会要从麻木中惊醒:“现在社会轻视体育的势态还是很强势的。这不光是体制问题,而是中华民族繁衍的大事。千万不能把这事当儿戏。孩子的健康,中华民族的繁衍,是最根本、最大的事情。”他认为,一些人出于自私自利而阻碍中国体育改革的做法,是在误民误国。

杨立国关于“体育当为大众健康、而非金牌服务”的呼吁,得到了国际大体联主席加利安的高度赞同。他说:“这也是我的态度。我们不能迷恋金牌。与金牌相比,大众健康当然更重要。每个人都应该去努力锻炼,让自己更加健康。你的健康就是自己的奖牌。”

对于本届大冬会组委会主席阿内西来说,体育给他的奖牌就是成功的人生和一个奥运冠军的儿子。他出身贫寒,但热爱体育,体魄健康,无论在商界、政界还是体育界都成绩斐然。他在特伦托附近小城彼奈当市长十年期间,大力发展全民体育,在一个仅有5000人口的小城培养出了一名奥运冠军以及世界冠军。

他对记者说:“我做市长时,体育经费占全市预算的20%,其中的80%为全民健康服务,剩余的用来培养精英体育人才去赛场上夺金抢银。夺金抢银是要反过来推动全民健身——这是我们体育的根本目的。”

阿内西的助手、本届大冬会组委会副主席保罗·布奎教授表示,西方发达国家把全民健康当做基本体育国策,也有其经济方面的考虑。他说:“欧盟有研究表明:在全民健康上投资一欧元,就能节约6欧元的医疗费用。”

杨立国认为,中国体育近些年来发展理念出现偏差,导致目的迷失。他说:“理念上出了问题之后,政策导向就出问题,实践上也出了问题。很多人会说:‘你们搞运动的,能拿世界冠军,能进专业队,那你们去玩吧,我们都不玩了。’就这样人为地把体育和大家剥离分开了。”

去年伦敦奥运会之后,曾有竞技体育人士强调金牌的意义:“金牌看起来不大,领奖那一刻时间也很短,但它带来的东西太大了,巨大,你能想象多大它就有多大。”在我们普遍存在的亚健康体质面前,这种说法有些苍白无力。

全国亿万学生阳光体育运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陈智勇告诉记者,体育育人的根本价值多少年一直被我们忽略,直到仅几年阳光体育启动之后,才被重新拾起宣传。他说:“百年树人,要让民众看到和感受到体育的价值,需要时间和耐心以及有识之士心甘情愿的付出。”他还呼吁要鼓励民间资源进入校园体育,激活大环境,缓解高考体制等对校园体育的束缚。

“唯金牌论”,一直是捆在中国体育的一道紧箍咒。现在我们终于看到了松动的迹象。我们希望能尽快将其打碎,把让体育回归根本,为普罗大众的健康服务。

当我们不再迷恋金牌,摒除“唯金牌论”,就会发现体育还给我们的不仅是健康的身体,也会有健康的心理。这也是顺乎民心、顺乎历史潮流之举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