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tamask 钱包官网app下载Meta 的最大对手 :它才是元宇宙的先行者(上)

编者按:要说去年技术圈最火的词是什么,很多人也许会想到“元宇宙”(metaverse)。当然,这场火要归功于Facebook(Meta)。但是,这个词不是Meta发明的,Meta也不是最早的入局者。最早的入局者之一来自阿根廷,在Meta掀起的元宇宙热带动下,过去一年,这个虚拟世界的用户数增长了 3300%,市值一度达到了 120 亿美元的峰值。它有可能被证明是 Meta 放眼长远的野心最有力的挑战者。本文就来探究Decentraland这个元宇宙的先行者。文章来自编译,篇幅关系,我们分五部分刊出,此为第一、二部分。

如果你只有几分钟的空闲时间,以下是投资者、运营商和创始人应该了解的有关Decentraland的信息。

。虽然热词的含义经常会延伸到不同的配置,但有一个明确的定义。元宇宙就是互联网,只是升级了,好适应空间体验。

。过去一年, Decentraland用户数增长了 3300%,而且代币价格涨幅更大。为此,他们至少部分要感谢马克·扎克伯格。

。像Decentral Games 这样的项目证明了,在“元宇宙”里面是可以赚钱的。这家初创企业在Decentraland经营着很受欢迎的赌场。这吸引到了把这当作一回事的开发者,投入了数百万美元来开发。

。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城市变化的缓慢,一砖一瓦地砌,一栋接一栋地起,但虚拟大都市可以按照不同的规则去玩。随个人活动而变的“动态土地”只是例子之一。

。尽管像Decentraland这样的项目已经拿到了很高的估值,但从向更具表现力的数字体验的长期转变来说,感觉我们好像还处在最初的阶段。创造出一个具备持久深远吸引力的世界需要时间。

1905 年,连接盐湖城和洛杉矶的铁路建成。这条铁路会穿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。在中途站这一地位的推动下,小镇拿到了 110 英亩的土地,并正式确立了自己的城市地位。这个地方叫做拉斯维加斯。

在接下来那几十年的时间里,拉斯维加斯确立了自己作为繁华大都市的地位。这个地方开始吸引投资——首先是黑手党的,后来又有一些更体面的来源——并确立了自己作为全球标志性旅游目的地的地位。2000 年的时候,它的人口接近50 万,成为美国在 20 世纪成立的最大城市。 2019 年,拉斯维加斯的 GDP 站上了 1310 亿美元的高峰。

还健在的人,有的可能还记得,作为城市的拉斯维加斯最初那几十年是怎么样的——那种脱颖而出之前的感觉。你能感觉到机会吗?你能闻到钱的味道吗?

如果要我猜的话,我想这跟走进Decentraland的感觉类似。尽管游戏的色彩比较俗丽,图形界面还是九十年代的风格,但这个搭建在区块链之上的“元宇宙”与美国的“罪恶之城”有着相似之处。这里有布满绿色毡桌的赌场、奢华的艺术画廊、肮脏的酒吧、凭票入场的夜总会,以及与世隔绝的妓院。里面既有当地人在做自己的生意,也有或者是来看一场音乐会,或出席会议,或者只是为了好玩的“外地人”。

Decentraland 的注册用户数大约有 800000,这里的“人口”已经超过了拉斯维加斯。根据其现任首席技术官的说法,2020 年 12 月至 2021 年 12 月间,Decentraland 的“城市”已经扩大了 3300%。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大约 70% 的“客人”访客,因此没有记录在系统内。

Decentraland 的代币 MANA 反映了这股热潮。与去年相比,其价格上涨了 4100% 以上。在撰写本文时,该项目完全稀释后的市值为 65 亿美元。

这要看你问的是谁。我对话过的一些消息人士指出, Decentraland 的表现停滞不前,日活用户数很低,这表明该项目的估值与其说是反映的是特定优势,不如说是反映了马克·扎克伯格对“元宇宙”的关注。其他人则认为, Decentraland 的市值被低估了,一个融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大型社交网络、一座繁荣的商业城市,以及一种新型“空间”互联网门户于一身的项目,其价值应该不会这么低。

在今天的文章里,我们将探讨这些不同的观点,并解开部分令该领域充满活力的趋势。我们会谈到:

。这个虚拟世界诞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黑客之家。它是加密货币创新的温床。

。 Decentraland遇上了大规模的牛市行情。从很多方面来说,它都要感谢扎克伯格。

。在Decentraland上面你可以做什么?我们会提供一个屡屡野蛮,偶尔奇妙之地的导览。

。 Decentraland不仅仅只是个虚拟游戏。它还是一种代币、一个社区和一套治理体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些东西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。

。部分人认为Decentraland 的财产将成为全世界最有价值的财产。但数字房地产以及支撑它的项目你该如何估价?

。新的虚拟世界正在进入市场,在创新这个概念本身,并蚕食Decentraland 的地盘。预期会有更多的迭代。

本调查结束时,对于这个行业的潜力,以及Decentraland成为本世纪最大城市的机会,我们将会有深刻的了解。

“metaverse”这个词的定义很快就会被混淆。很容易把《第二人生》、《堡垒之夜》以及Roblox 等体验看作是这一概念的不同版本。这条路线可能会让你突然怀疑,是不是任何一款大型在线游戏或协作工具都符合它的定义。《魔兽世界》是元宇宙吗?Slack呢?这条路会走向疯狂。

也许是为了对冲这种模糊性,有人提出了一些有趣的替代方案。Shaan Puri是一位创业者兼创作者,他认为元宇宙是一个时代——当“我们更看重数字生活而不是物质生活”的时刻。尽管煽动性十足,但要满足Puri 的标准,不需要任何技术变革。按照这个衡量标准,很多数字原住民可能都有理由相信,自己已经居住在虚拟世界里面了,他们最好的朋友都散落在 Discord 服务器上面,其主要资产都是虚拟货币的形式。对一些人来说,数字生活已经超越了物理存在。 “元宇宙时代”的元年从何算起?——当全球 51% 的数字生活变得更有价值的时候?还是100%?真的无非就是所有人都变得极致在线(Extremely Online,指深度沉浸的互联网文化之中的人)的那一刻吗?

Puri (刻意)的重新校准删掉了一点太过基本的东西:地方。在科幻小说《雪崩》里,作家尼尔·斯蒂芬森描绘了一个由一条长达 66553 公里的街道组成的虚拟世界,街道周围是各种不同的景点,可通过类似 VR 的头显访问。虽然词语不需要忠实地保留原义,但“元宇宙”的意义,在很大程度上在于它可以让用户就像真的体验那样吸收虚拟体验。空间和化身不是附带而来的。 Puri 诱人而独创性的提法值得拥有自己的命名。他的定义描述的是“实体反转”(physical flippening)之类的东西。 (这个词也挺好听的,是吧?)

这个是我能找到的最好、最简洁的定义,来自于虚拟现实的先驱、“虚拟现实建模语言”(VRML )的创造者Tony Parisi。Parisi概述了七条“公理化”规则,总结如下:

。没有多个“元宇宙”。《堡垒之夜》与Roblox不是互相竞争的元宇宙,而是有朝一日可能存在于更大的元宇宙里面的“虚拟世界”或“游戏” 。Parisi提倡,我们应该像用“互联网”一样用“元宇宙”这个词。

。根据Parisi 的定义,元宇宙无处不在,具有全球性。因此,他指出元宇宙必须广泛可用,可解释。用起来不应该太贵,也不应该太深奥。

。尽管有公司会努力控制元宇宙,但Parisi认为注定要失败,因为没法满足所有可能的用例。去中心化能让创作者更好地击退垄断。

。 Parisi主张,元宇宙应该建立在公共标准之上,就像互联网产品一样。可能需要建立新的标准,迁就更为 3D 优先的环境。

。尽管虚拟世界大部分内容都将以 3D 的形式呈现,但沉浸感不一定就是必须。 Parisi预期 3D 虚拟产品”也可以通过 2D 屏幕访问。

。元宇宙不是一个单一的程序,而是一个可以遨游与互动的庞大信息网络。用户可以在这个平面上互相交流、交易和消费。

。这个概念与Puri的提法一致。Parisi相信,随着时间的推移,互联网会演变成元宇宙。不过,动画的特质不在于数字价值超过了物理价值(尽管数字生活肯定会变得更丰富),而在于互联网的开放性、协作性带来的新体验和技术。

虽然Parisi 的阐述更为细致入微,但这里的概述突出了核心元素。在他那篇文章的结尾处,有一句话本身就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独立定义:

这个定义感觉清晰明了,易于理解,又有足够的空间,可以去发挥创造力。元宇宙就是互联网,适合支持更全面、多维度的体验。

有趣的是, 在开始我们的谈话时,Decentraland 现在的领导Agustin Ferreira指出,他觉得这个词用在该项目上并不合适。

“我不太喜欢元宇宙这个词。这不是我们正在开发的重点。”相反,Ferreira提倡用“空间网络”或“沉浸式网络”来定义Decentraland。

那么,Decentraland不是元宇宙,至少按这个标准来看不是。但它所开发出来的技术、唤醒出来的社区,以及所积累的资本,在将我们当前的网络朝着那个未来转向的过程中,这些都可能发挥关键作用。这种令人目眩的责任,却源自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发端。

顾名思义,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巴勒莫好莱坞(Palermo Hollywood)区,以其电视工作室与制作业务而闻名。但还在加密货币某些最大型的产品里,它还扮演着主角的角色。

2011 年,Manuel Araoz还是 ITBA (布宜诺斯艾利斯理工学院)的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。这所大学被称为“阿根廷的 MIT”。在上密码学课程时,他找到了中本聪谈比特币的白皮书。过去二十年,阿根廷可以用经济动荡和货币迅速贬值来形容,这让中本聪的话有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力量。Araoz惊呆了。正如一篇讨论Decentraland的博客文章所报道的那样,他指出:

Araoz开始试着在这一新领域刻下自己的划痕(编者注:乔布斯当年说要给宇宙刻下划痕,一般作“改变世界”之意),推出了了“Proof of Existence”(POE),自诩为“有史以来第一个非金融区块链应用”。 POE 扮演的是公证人的角色,通过将加密的“摘要”添加到区块链里面,并打上时间戳,任何人都可以“证明”文档的存在。就像网站本身所指出的那样,这是“第一个可让你公开证明自己拥有某些信息,又不需要透露数据或你本人信息的在线服务”。

Araoz还加入了BitPay ,当时是一家比特币支付企业。作为技术主管,他的职责包括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设分支机构。他在巴勒莫好莱坞选了一栋两层楼的房子(编者注:从BitPay离职后他继续租了下来,这个地方后来被叫做Voltaire House)。

上一篇:imtoken官网下载安卓钱包顺网科技:ChinaJoy数字藏品在公司旗下泛娱乐数字藏品平台发售

下一篇:油价调整窗口3月17日24时开启 3月17日油价调整会上调多少?